每一个地方都是景

摄影师陶羽:

波罗的海三国(3/3)之爱沙尼亚


这里是立陶宛的游记链接:

http://pm-photography-london.lofter.com/post/1cc5a22d_115a579c

这里是拉脱维亚的游记链接:

http://pm-photography-london.lofter.com/post/1cc5a22d_116b98ab

爱沙尼亚起源于十二世纪,与另外两个波罗的海国家的命运相同,都是先后被不同国家统治,直到1991年再次宣布独立。爱沙尼亚比拉脱维亚和立陶宛都更为富裕,被世界银行列为高收入国家。然而欧洲的情况往往是人民富裕但政府并不富裕,这里的一些基础设施比如公路的建设还是需要欧盟赞助。记得从塔林往东开车的一段公路边突然立着巨大的欧盟图案,心想不是开错路要误入俄罗斯海关了吧,再细看才发现上面写着这条公路funded by欧盟,就好像我们做科研发布文章要在acknowledge里写上项目资金来源,不禁会心一笑。爱沙尼亚也是世界空气质量最优的国家之一,这里的海洋性气候和英国非常相近,温暖湿润。而且爱沙尼亚的森林覆盖率有48%,自然生态系统保持的非常好,城市间的高速公路经常要穿过茂密的森林,然后眼前豁然开朗,到达目的地。

爱沙尼亚的首都塔林(Tallinn)与芬兰首都赫尔辛基隔海相望,交通非常方便,可以乘船往来。塔林的老城区也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以Toompea hill上的托姆别阿城堡为中心又分为古代上流社会所在的上城区和平民所在的下城区。塔林三面环水,加上始终保持着中世纪色彩的老城建筑,古朴悠扬中更添一分神秘。总体来说街上的行人很少,道路干净宽整,延续了北欧的城市风格。塔林的中心地带则非常热闹,这种热闹不是令人厌烦的拥挤,而是一种“看车水流殇,任时间静静流淌“的安逸。夜幕降临,酒馆、小店的灯火燃起,老城区的艺人也会走上街头、吹拉弹唱,为远近游客助助兴。还有一位穿着复古服装的小生在酒馆门口卖糖炒花生,我买了一包,又拍了照,他就一动不动的站着等。这里因为地势起伏,所以市内有很多高点可以一睹全貌,比如Patkuli Viewing Platform (Toompea),Kohtuotsa viewing platform,Piiskopi viewing platform,city hall tower,nighthood house,St Mary's Cathedral,Alexander Nevsky Cathedral),还有一些现代酒店的高层咖啡厅。这几天我总是很早出门再待到很晚,由日出到日落,看看这个时代的繁华与阡陌。This is the times we had。

除了塔林,爱沙尼亚西南的Saaremaa岛和东南部的塔尔图(Tartu)都是值得一去的好地方。塔尔图是爱沙尼亚第二大城市,五世纪建立的要塞。在Tasku商场的顶层可以看到城市全景,虽然就在入住的酒店对门,不过由于开放时间的原因,这次没能如愿上去。在爱沙尼亚东边,还有一个城市叫拉克韦雷(Rakvere),风景秀丽人口很少,这里的拉克韦雷城堡很适合登高游览、休闲散步。再往东到爱沙尼亚边境的Narva城,可以与俄罗斯隔河相望,到这城市的第一感觉好像是回到了80年代的北京大街,气温骤降、路很宽车不多、商店市集就开在7、8层高方方正正的居民楼下面,唯一不同是街上行人的面孔。走到城市东边,城堡、草坪、游客则开始提醒你这又回到了欧洲。在Narva河岸散步的感觉很奇妙,左手东边是爱沙尼亚,右手西边是俄罗斯,远处的一号公路桥便是两国海关,桥上除了货车还有拖着行李相对步行入关的人们。

爱沙尼亚人与拉脱维亚、立陶宛相比更加和蔼友善,整个旅行没有出现不愉快的事情。在Rakvere住宿的房东老夫妇一句英语不会,却能交流的非常融洽,临走还摘了一大箱自家种的水果送我。这三个国家由南向北,不光是地域,人与人接触的感觉上都会感到明显差别,或是俄罗斯作风、或是北欧作风,其实这些都是旅行的乐趣所在。

感谢大家关注!

微博:@摄影师陶羽

图虫:sojourner_UK

摄影师陶羽:

波罗的海三国(1/3)之立陶宛


很久没在LOFTER发帖了,也很想念这里的朋友。感谢有的朋友发来私信询问:最近都有拍照,不过因为家里多了一个小东西,难得有时间整理照片写游记。我还在逐渐完成对欧洲各地的探索,这次去了比较冷门波罗的海三国: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三个国家都说自己的语言和俄语,英语的使用率很低,不过交通方便设施完善,旅行没有遇到什么困难。三个国家都有着辉煌的历史文明,不过国力并不强大,所以从十五世纪开始就处在独立和被吞并的状态中,其主要城市都有保存完好的老城区,老城区大部分建筑都有800年左右历史,非常有年代感。这次波罗的海之行重点游览了立陶宛,由克莱佩达开始,开车经过希奥利艾、考纳斯以及一些小城镇和景观,到达首都维尔纽斯。


第一站克莱佩达(Klaipėda)是一个可爱的海边小城,步行就可以穿越老城区、新城区、一直到海岸线。海滩则一直延绵到帕兰加机场,有湛蓝的海水和白色的沙子,是立陶宛著名的休闲胜地。老城区内没有很高的建筑,房屋朴实无华,一路都是高低不平的石头路面。到这儿的感觉很是放松,只想散散步,应该在老城区拍几张照片的,但是忘记了。值得一提的是海边有很多当地餐馆,价格便宜,食材新鲜,尤其是油炸小鱼特别好吃。

(图一)

第二站去了希奥利艾(Siauliai)当地人的发音是shao’lai,这里最著名的地方就是城市以北十二公里处的十字架山。几个世纪以来,前来朝圣的天主教徒在这里放置了越来越多大大小小的十字架,现在已有几十万个,历经战争、革命,这些十字架都完好的保存了下来,山虽不高却蔚为壮观。

(图二)

再来就是立陶宛的第二大城市考纳斯(Kaunas),涅曼河流过的老城区有着众多十八、十九世纪的著名建筑。在涅曼河南部的Aleksotas观景台可以俯瞰北部Vytautas’ the Great Church of the Assumption of The Holy Virgin Mary,Kauno evangelic liuteronu baznycia,Sv. Pranciskaus Ksavero (jezuitu) baznycia,考纳斯市政厅等众多老城区标志性建筑。另外,位于考纳斯东北处的基督复活大教堂则是城市的另一处高点,通体为纯白色非常好辨认,可以同时俯瞰老城和新城区。基督复活大教堂可以从北边步行一条缓坡一直走到教堂脚下,如果从南面过去需要坐一段上山的小电车。教堂内部值得一观,俯瞰的景色却是普通。

(图三、四、五、六)

由考纳斯向东会经过很多河流湖泊。立陶宛算是欧洲湖泊最多的国家之一,湖泊总面积超过880平方公里。其中特拉凯城堡(Trakai Island Castle)位于加尔瓦湖的湖心岛上,建于十四世纪末,算是立陶宛为数不多的保留下来的古代城堡。城堡所在的特拉凯小镇现在也成为了著名的旅游小镇,湖泊环绕,风景怡人,街头的游客也日渐增多。小镇上的居民也纷纷开放自己的院子赚一点停车费,给我们提供停车的老大爷还会拿小本记下今天收了多少钱。

(图七)

最后一站是立陶宛的首都和最大城市,维尔纽斯。历经战争,这座历史古都曾属于各个不同的国家。维尔纽斯是非常值得一去的城市,一面是朝气蓬勃的新城,生产着占全国工业总值三分之二的工业产品,一面是车水马龙的老城,名列世界文化遗产。其老城区规模庞大,是欧洲最大的老城之一,有将近1500座古建筑,以巴洛克式建筑为主,风格各异。街头巷尾还穿插着花园、餐馆、菜市场,交通略为拥挤。维尔纽斯大教堂则处于城市的中心,从广场上络绎不绝的人群便可见一斑。在维尔纽斯的Three crosses雕塑下,Gediminas Tower和Radisson Blu Hotel的咖啡厅都可以俯瞰城市全景。

(图八、九、十)

立陶宛是发达国家,各类设施完善,消费却相对较低。公路很好走,交通标志也明显易辨认。最特别的是这里的人民感觉性格很急,可能是因为这里有大量的俄罗斯人口吧。餐馆点餐服务员都猴急猴急的,还有景点的售票处,如果你询问了问题又不打算进去,reception大妈便立马白眼双手抱胸靠过去不再说话,这种态度在欧洲是很少见的。还有次给孩子换尿片临时放在地上,工作人员也过来非常粗鲁的提醒尿片要扔到垃圾桶里,应该是因为之前老婆用了学生证买门票价格便宜了很多(当时工作人员也是直接白眼把票拍在桌上的)。最逗的是超市的收银员,扫商品条形码像憋了尿,完全不同于英国悠闲的收银状态,遇到扫不出来的商品会哐哐哐的砸东西,前面顾客拿钱包的功夫等不及就把商品往人私人手提包里塞。一点不夸张,立陶宛是个非常有趣的地方。


末了,感谢喜欢我LOFTER博客的朋友一直以来的关注,近期写完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的文章,会补上夏天瑞士东部的深度游记。


这里是拉脱维亚的游记链接:

http://pm-photography-london.lofter.com/post/1cc5a22d_116b98ab

这里是爱沙尼亚的游记链接:

http://pm-photography-london.lofter.com/post/1cc5a22d_116b98b5

微博:@摄影师陶羽

图虫:sojourner_UK